毕业论文服务网站
联系电话:13067110827

福建论文知识服务:青少年犯罪问题研究文献综述

发表时间:2019-06-19 10:20

福建论文知识服务:青少年犯罪问题研究文献综述

青少年犯罪是目前世界各国普遍面临并关注的社会问题,其发生不仅危害青少年自身,对于青少年的家庭、学校、周围的生活区域甚至社会而言,都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因此大众将其与环境污染、吸毒贩毒并称为世界“三大公害”。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他们的健康成长关系着社会的安定、团结与繁荣。着眼于我国国情,我国正处于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外来文化的不断引入,新一代的年轻人在迎来极大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诱惑。一些青少年在不良文化的负面影响下,逐渐染上了恶习,更有甚者走上了犯罪的不归之路。据我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的一项统计资料表明,近年来,我国青少年犯罪总数已经占到了全国刑事犯罪总数的70%以上其中十五六岁少年犯罪案件又占到了青少年犯罪案件总数70%以上,并且每年新产生的青少年犯人数字仍在逐年累增[1]。这些数据在给我们带来巨大震撼的同时,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青少年犯罪问题必须引起全社会的共同关注——家长、教育者应注意在学习、生活中把握青少年的心理、行为特征;理论研究者、相关管理部门应结合司法实践分析青少年犯罪的诱因,并有针对性的提出有效的预防、惩治措施,这既是我国依法治国进程中不可忽视的要点,也是为未来社会发展不断注入健康、新鲜血液的前提。

以此为背景,我们尝试对青少年犯罪领域内的主要贡献者的观点进行归纳,并梳理其理论逻辑,力求全面理解青少年犯罪问题。具体而言,包括对青少年犯罪概念上的界定、青少年犯罪特征、成因及相关部门针对问题现状提出的规制措施。而本文对文献的综述也是依照上述内容展开的。

二、主题部分

(一)青少年犯罪的界定

    根据我们的生活习惯,青少年应当是“少年”向“青年”成长、过渡的一个年龄段,这一阶段的人群在生理、心理方面“渐趋成熟”,但还未完全成型,具有一定的易变性。在我国的法律法规中,并未对青少年犯罪这一概念进行明确界定,事实上,在主体的划分方面,我国相关立法只有“未成年人”一说。青少年这一群体与未成年人存在一定的交叉性,但又不能绝对等同。从理论上溯源,我们发现现存青少年犯罪划类主要分为两种,一种以刑事法学观点给青少年犯罪做出概念规定,一般是指14 25 周岁年龄段的人所实施的依法应当受刑事处罚的行为它是以我国刑法追究刑事责任的年龄14 岁为起点。另一种则是从犯罪学角度对青少年犯罪定义,10 25 周岁年龄段的人实施的犯罪行为以及触犯治安管理的违法行为和违反道德规范的不良行为[2]目前一般采用前者为青少年犯罪行为划界。

在实践中,针对青少年犯罪和非青少年犯罪,我国坚持的处罚原则有所区别,例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明确规定:“预防未成年犯罪应结合未成年人不同年龄的生理、心理特点,加强对未成年人的法制教育,心理矫治和预防犯罪的对策”。我国虽然未在现行法律条款中明确“青少年犯罪”这一称谓,但结合我国的立法精神和司法实践可以看出,在对青少年的刑事处罚方面,我国主要施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二)青少年犯罪特征

在对青少年犯罪特征问题的研究中,很多学者从犯罪主体、性质、实施类型等方面的特征展开讨论。

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对全国18 个省、直辖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女子监狱进行调研发现,我国大部分地区未成年人犯罪呈增长趋势。从犯罪主体分析,在被调查的 1793 名未成年犯中,16 岁以下占 38. 9%,初中以下学历占 93%,可见青少年案犯多集中在低龄、文化程度较低的群体。另外,共案、团体犯案情况严重,在被调查者中,“有过组建或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想法”的 632 人,占36. 03% ,“已经加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 147 人,占 8. 38%[3]

杨洪芳、李如森将青少年犯罪的特征总结为以下四点:1、犯罪类型多元化,以经济型与暴力型犯罪为主;2、犯罪主体低龄化,并且在校学生犯罪比例不断攀升;3、流动青年犯罪增多,这些青年普遍年少辍学,文化程度不高,在社会上游荡过程中受不良因素影响犯罪几率增加;4、团伙犯罪更加明显,呈现结伙暴力犯罪增多趋势[4]

刘洁辉提出,青少年犯罪的形成与人们目前生活节奏过快、生活压力过大关系紧密。因此犯案人在心理焦虑的作用下,易呈现出偶发性(突发性)、残忍性、多发性等特征。除此之外,作者通过对犯案人员构成的研究分析发现近年来青少年犯罪主体呈现闲散青少年犯罪突出、女性青少年违法犯罪增多、被劳改劳教释放后的青少年重犯率较高趋势[5]

曾燕波抽取研究对象为城市青少年罪犯,作者从青少年犯罪实施手段出发,总结其犯罪特征,从大量的犯罪案件来看,青少年犯罪手段呈现暴力化、成人化、智能化、团体化趋势。并且随着某部分青少年所处的社会结构中的特殊地位,这种犯罪变得更为多发、反复和恶劣[6]

(三)青少年犯罪成因

对于青少年犯罪的诱发成因,学界与实践工作部门中说纷纭。从不同的关注立场,总结出生理、心理、家庭、教育、社会等诸多因素。

    李文斌、杨东风从生理、心理以及行为与环境的互动关系来解释青少年犯罪成因。作者认为,任何一种犯罪行为都不是偶发的,它是案犯生理、心理、行为及社会因素的综合作用的产物。通过调查,犯案青少年普遍表现出心理缺失、认识能力较弱、是非观不健全等特征,除此之外外界的引导也对他们的行为起着重要的影响[7]

张海芳、张秀娟研究指出青少年犯罪与个体心理行为和家庭环境密切相关。调查显示,犯罪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状况普遍比一般中学生差,家庭环境不良会同时伴随产生多种不健康的生活行为习惯; 从这一结论的反面推出,通过心理行为与家庭环境状况的多个因素,可以有效预测青少年犯罪[8]

王青、王洪雷逆向思维,从青少年犯罪诱因出发,总结当前的教育缺失。目前很多学校在教育过程中远离素质教育轨道、法制教育不足、道德教育薄弱,仅以成绩评断学生的优劣,而忽视了对学生自信心、健全人格的培养。因此,解决青少年犯罪问题应从加强孩子幼时心理建设开始,而学校教育正是这一环节的关键[9]

    江志华从社会角度出发探究青少年犯罪的诱因,他提出了社会键理论指出社会因素都青少年犯罪的影响:1、社会的快速发展带动了经济的腾飞,城市化脚步的加快会对人与人之间传统的人际关系模式产生影响;2、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外来文化的引入,催生了社会上一些负面价值观念的萌芽,例如拜金主义、享乐主义;3、社会的进步在生活、文化领域引起了结构性的变化,社会秩序、文化间的矛盾、失调易引发青少年犯罪[10]

(四)青少年犯罪规制措施

怎样规制青少年犯罪行为,提出有效的惩治措施,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础与保障。在此前提下,学界、相关研究人员纷纷提出自己的观点。

梁娌萍认为青少年犯罪问题的综合治理要从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这三个方面相互配合,密切执行。家庭教育要求每个家庭成员为青少年成长营造良好的家庭氛围,并积极引导孩子生理、心理方面的健康成长。学校教育要强和改善学校的思想政治工作,落实素质教育并不断完善教师队伍。社会教育则要求相关部门加大打击力度净化社会文化市场环境。同时希望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要为青少年开展有益的健康活动多创造条件,共同帮助青少年的健康成长[11]

徐海燕则从法制教育的角度,提出对青少年犯罪教育问题的完善与思考。作者指出,想有效预防和减少青少年违法犯罪,必须从根本上提高青少年的学法、知法、守法、护法的自觉性,这就要求基层工作者更新工作思路,完善工作方法,例如采取普法网络建设、从学校等主渠道宣传方式对青少年进行法制教育,并监督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执行,以此提高教育的警示性、劝导性和渗透性[12]

马力群以基层检察机关为视角,提出建立一套更合理、完善的未成年人犯罪司法保护机制。对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应坚持以系统性、以人为本和和谐司法为原则,注意延伸办案环节,积极收社会团体参与诉前调查,使未成年人案件从受理、审查、审理到执行形成一条完整的司法保护链条,同时不断创新办案机制,大胆探索并实践相对独立的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办理机制,切实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13]

井世洁从犯罪形成原因的复杂性、多重性及特殊性出发,提出努力建构一个多层次、多维度的整合性防控体系。在宏观层面上,应着重调控社会变迁的进程,完善青少年保护的法律体系,净化社会风气和社会环境; 在中观层面上,应加强对存在行为问题的不良青少年控制与支持,改革学校教育理念及内容,努力建构社区在社会管理上的弹性运行机制; 在微观层面上,要重视家庭的教育功能并充分利用同辈群体的积极影响作用[14]

三、总结

通过对多年来有关青少年犯罪有关文献的梳理,我们可以看到,青少年犯罪问题覆盖的学科越来越广泛了,对其研究不仅出现在传统的犯罪学领域,在新兴的社会学、人口学等学科也有所涉及。参与研究的人员也更加多元,理论学者、政府实践部门、司法系统工作人员等等,可以说大众的广泛参与为青少年犯罪的研究带来了丰硕的成果。目前,对其理论研究已渐趋成熟,无论是对青少年犯罪特征、诱发原因、规制完善等方面都总结出许多有益的经验,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时,我们也应当正视不足,我国对青少年犯罪问题的研究体系性不足,未能将实证调研与参考文献有机结合,除此之外,在数据的采集、处理、利用方面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随着社会的发展,未来的青少年犯罪问题也会持续更新,面对严苛的考验,相关人员、实践工作者也要不断学习,再接再厉,共同为解决我国青少年犯罪有关问题贡献一份力量。

四、参考文献

[1]郭冬.浅析青少年犯罪类型及其原因[J].新西部(下半月).2009(2).

[2]陈琛.青少年犯罪原因及预防措施研究——以山东省为例[A].山东大学.2007.

[3]操学诚.未成年人犯罪一些值得关注的动向[J]检察风云.2010( 10).

[4]杨洪芳.李如森.青少年犯罪的特点、成因和对策[J].思想政治课教学.2001( 9).

[5]刘洁辉.青少年犯罪特征简析[J].周口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0(7).

[6]曾燕波.城市青少年犯罪特征分析[J].当代青年研究.1997(6).

[7]李文斌.杨东风.青少年犯罪的原因解读———以 BPS模式为视角[J].中州学刊.2010( 6).

[8]张海芳.张秀娟青少年犯罪的个体心理行为与家庭环境影响因素研究[J].产业与科技论坛.2013(12).

[9]王青.王洪雷.从青少年犯罪诱因看教育的缺失[J].学生教育.2013(4).

[10]江志华.“社会键”理论与青少年犯罪预防[J].当代青年研究.2004( 6).

[11]梁娌萍.浅谈青少年犯罪及综合治理[J].学术探讨.2013(12).

[12]徐海燕.青少年法制教育工作的实践与思考[J].中国司法.2013(10).

[13]马力群.未成年人犯罪司法保护机制研究——以基层检察机关为视角[J].法制与社会.2013(9).

[14]井世洁.城市青少年犯罪原因的实证研究——以上海市 S 区为例[J].青少年犯罪问题.2009( 5).

   


联系电话:13067110827